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死亡摄影师】(05)作者:一个人
【死亡摄影师】(05)作者:一个人
字数:410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

  我强忍着胃里那翻江倒海般的感觉,把照相机交给一位工作人员后径直冲向厕所,刚才发生的一幕已经完全超出了我的承受范围。

  回到休息室我才想起来,按照『足下天堂』的规定,我刚才的举动已经是违规了的,想到这里不禁有些懊恼,看样子以后要给唐缘说一声,还是不要给我安排这些超重口味的拍摄任务了。可今天的事还是得给唐缘一个交代,我心里还在措辞想着这样给唐缘解释的时候,门外传来了熟悉的唐缘说话的声音。

  「发心,张姐,这件事我一定帮你办好,你们一会过来就是了,我这就准备,放心好了,一定让你们母女俩玩的开心」。

  休息室的门被打开了,迎面而来的赫然就是骑跨在马奴身上的唐缘,她今天穿的是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装,露出来的小腿被黑色丝袜包裹着,脚上是一双黑色的尖头高跟鞋。

  「缘缘,今天的拍摄被我搞砸了」。我连忙跪了下来,赶在她还没说话前赶紧解释道。

  「没事,她的口味本来就比较独特,我也没想你能够全程拍完,你现在能够坚持到这样已经不错了,准备一下吧,一会有一队母女会过来玩,那位母亲今天会教她女儿怎样玩真正的虐杀游戏」。

  唐缘话音刚落,一位身穿女王装的女孩就带着一个浑身赤裸的大约二十岁左右的奴隶进来了,那女孩和奴隶一起跪在地上,女孩说道:「主人,奴隶我带来了,接下来要干什么?求主人指示」。

  「没你事了,你出去吧,五分钟后进来把他带进5号房间,还有,另外几个奴隶也准备好,一起带进去」。

  身穿女王装的女孩面朝着唐缘,匍匐着倒退出了房间,对于这些事我经过这段时间对『足下天堂』更加深入的了解已经见怪不怪了,那位身穿女王装的女孩应该是『足下天堂』的调教师,就是专门调教奴隶的,而唐缘则是『足下天堂』所有人的主人。

  唐缘双手一撑,优雅的从马奴背上下来了,走到还跪在地上的奴隶面前,看了看奴隶的下体,面带戏谑的说道:「还不错,够大」。话音刚落,唐缘就抬起脚朝奴隶踢了过去,尖利的高跟鞋尖带着风声狠狠的踢到了奴隶的膝盖上,奴隶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他的另一个膝盖也被这样踢碎了,唐缘却还是没有放过他的意思,侧面又是一脚,把他踢倒在地上,继续抬起高跟鞋,用尖利的高跟鞋跟把奴隶的双手双脚都给废了。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唐缘就用自己的高跟鞋把一个活生生的人变成了四肢被废只能在地上蠕动的蠕虫,此时如此果断而残忍的她和我平时了解的她简直是两个人。

  我呆若木鸡般的看着唐缘,她却仿佛是做了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一样,依旧踏着优雅而缓慢的步子走到我面前,我还是跪在地上的,发觉她走过来了,下意识的用双手捂着自己的膝盖,她伸出芊芊玉手在我眼前晃了晃,然后恍悟一般的笑了,笑容甜美而可爱,说道「不要看了,这是客户的要求,说要我们准备这样一个奴隶,可又没有现成的我就只好费力自己亲自动手了。没什么的,你快去准备吧,一会那母女俩来了你可得好好表现」。

  说完后她又骑跨在那马奴身上,马奴带着她爬出了休息室,地上那位刚才被唐缘废掉四肢的奴隶的惨叫声把我的思绪带了回来,我连忙爬了起来,快步跑到洗浴室洗了个澡,去找工作人员要了台照相机,完成这一切准备工作后,我也来到了5号房间,等待着那对母女。

  其实『足下天堂』的各个房间里的布置都相差不大,客户有特别的需求除外,房间的正中依旧是一套沙发,不远处就是今天将要被女王玩的奴隶了,今天的奴隶有三个,一个就是刚才被唐缘废掉四肢的那个人,还有两个看样子长得很像,可能是双胞胎吧,看样子应该还没成年。

  等了大约半个多小时,房间的门终于打开了,迎面走来的是一位身穿黑色女王装的少妇,黑色的皮衣,黑色的皮裤,脚上依旧是一双黑色的长筒高跟靴。而走在她后面的女孩应该就是她的女儿了,十一二岁的模样,稚气而精致的小脸上满是期待而惶恐的表情。女孩穿的是白色的韩式短袖,蓝白相间的超短裤,纤细而笔直的美腿被可爱的白色丝袜包裹着。脚上穿的是一双白色的帆布鞋。

  少妇回头看见自己女儿面带惊讶而期待的表情,却是站在门口犹豫不决的样子,笑着转过身去,牵着自己女儿的小手,把她带到了沙发旁,双手按在女孩的柔弱的肩膀,让女孩坐了下去。然后她自己也优雅的翘起二郎腿坐在了沙发上。
  看着眼前这一黑一白两位长相酷似却给人的感觉完全不相同的两位女王,我赶紧跪了下去,先是爬到了少妇女王的脚下,吻了她的高跟靴,而后移动膝盖,爬到了女孩的脚下,女孩的双脚是平放在地上的,我双手放在地上,匍匐着去吻了一下女孩的鞋子,女孩没有我想象中的闪躲,而是嘴角带着笑意的看着我如狗一般的跪着她脚下舔舐她的鞋子。

  做完这一切后我恋恋不舍的起身了,后面就没有我的事了,我只负责拍照,看着女孩那甜美可爱而略带稚嫩的样子,我心甘情愿的想变成跪在她脚下任她驱使一条狗。

  「妈,在学校的时候就有同学像刚才那个人那样跪下来舔我的鞋子,我有时候就让他们跪在地上来追我,他们就像狗一样的真的爬在地上,可好玩了」。
  「宝贝,今天妈妈带你来玩更好玩的,你过几天就要满十二岁了,是时候接触到这些东西了,以后你就会明白,那些能够舔你鞋子的人他们是多么幸运」。
  女孩懵懂的点了点头,远处那双胞胎奴隶已经爬到了两位女王的脚下,等待着女王的命令。

  「宝贝,看到跪在我们面前的奴隶了吗?不要把他们当做人看,他们就是奴隶,就应该被你踩在脚下,他们是生或者死就在你一瞬间的决定」。

  「可,妈妈,他们是人,怎么会是奴隶呢,再说杀人是要被抓的,老师上课的时候都讲过的」。

  「不要听你老师胡说,等过几天妈妈把你老师找来,让他跪在你脚下认错,老师可不能胡乱教学生,不信你问问那位摄影师,看他是怎么说的」。少妇女王回过头来对着我眨了眨眼睛说道。

  不得不说,那位少妇的确很漂亮,岁月的流逝丝毫没有在她那绝世的容颜上留下痕迹,眨眼睛的小动作做出来依旧是如少女般可爱。我连忙接着少妇的话说道:「就是呀,小公主,你妈妈讲的是对的,再说了,他们能够死在你脚下也是心甘情愿的」。

  女孩偏着头一双大眼睛可爱的眨着,小手放在腮边想了一会说道:「欧,可能是吧」。

  解决了自己女儿心里上的疑问后少妇女王开始了行动上对女儿的教育。这时我也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会是双胞胎奴隶。

  少妇女王用翘起的高跟靴踢了一下奴隶的脸,那个奴隶马上心领神会般的开始伸出舌头去舔少妇女王的高跟靴,旁边那位跪在女孩脚下的奴隶也匍匐在地上,开始拼命的舔女孩的帆布鞋,女孩那带着纯真的脸上居然也露出了诡异的微笑。
  沙发上是一对高贵的母女女王,她们身着一黑一白两种不同风格的衣服,少妇冷艳而高傲,女孩可爱而顽皮,在她们的脚下是一对双胞胎奴隶,奴隶浑身赤裸,只穿内裤的匍匐在地上,忘情的用自己卑贱的舌头去舔女王们高贵的鞋子。这是一副极具视觉冲击的画面,我赶紧用照相机拍了下来。

  「妈妈,你看他内裤里那个东西开始变大了」。女孩此时已经慢慢地进入了角色,用手指着正匍匐在地上舔自己鞋子的奴隶说道。

  「宝贝,你怎么知道的,他不是正匍匐在地上吗,你怎么看见的」?

  「妈妈,我就知道,就知道,以前在学校里那些同学舔的鞋子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妈妈,你说他们那里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呀」?

  「宝贝可真能干,这些贱人呐就是喜欢被我们踩在脚下,他们两腿之间的那个东西就是他们的命根子,你越折磨他,那东西就越大」。

  「啊,那东西还可以变大,可以变得多大,有这么大吗」?惊讶的表情出现在女孩那稚嫩可爱的脸上,她用双手比了一个大概的形状说道。

  「试试不就知道了」。少妇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残忍的表情。

  两个奴隶按照少妇的要求双腿叉开,把自己的下体放在她们的脚下,少妇坐在沙发上,踮起脚尖,用高跟靴的前端平的地方踩在奴隶的下体上,对着自己的女儿说道:「就这样,跟着妈妈学,把你高贵的脚踩在他们卑贱的下体上,没事的,宝贝,试试吧,以后你会爱上这个游戏的」。

  女孩稍微犹豫了一会,在少妇的循循善诱下把自己的小脚放在了奴隶的下体上,内裤包裹着的下体已经是圆鼓鼓的了。

  「宝贝,跟着妈妈做」。少妇眉目间满是笑意的看着自己可爱的女儿说道。
  少妇腿上稍微用力,把奴隶的下体踩扁了一点,女孩照着做了,只不过力道没有控制好,女孩的脚又比较下,女孩是直接把整个脚踩在奴隶的下体上的,她一用力踩下去就直接把奴隶踩的叫了出来。

  女孩显然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惨叫给吓到了,连忙收回了踩在奴隶脚上的秀脚,茫然无措的盯着地上那位双手捂着下体的奴隶。

  「该死,居然敢吓我的女儿」。少妇脸上带着怒意站了起来,用自己那尖利的高跟靴去踢地上的奴隶,奴隶不敢反抗,只是拼命的挣扎着。

  「女王,要不要用绳子把他绑住,这样就不会吓着小公主了」。我赶紧开口说道。

  「那还不快点去」。

  我赶紧发现照相机,跑到旁边的一个柜子上,拿了一根黑色的绳子过来,关于绑人这个技术,唐缘在我身上做了多次现场教育课,因为在拍摄过程中只有摄影师和女王在房间里,所以摄影师对一般的刑具也要有所了解。

  我把那个还在挣扎的奴隶用绳子绑得好好的,为了怕他再吓着小女孩,我还拿了个口球准备带在他嘴上。

  「不用,让他叫出来吧,我,我,我还是喜欢听别人惨叫的」。女孩略带羞涩的说道。

  「哈哈哈,不愧是我张芸的女儿,果然是天生的女王」。

  少妇回到沙发上,确认了自己女儿的确没事后继续开始对自己的女儿上课。
  那个被我绑得结结实实的奴隶又被我放到了小女孩的脚下,小女孩抿着嘴,抬起秀气的小脚,用力的踩在奴隶的下体上。「要你刚才吓我,要你吓我」。
  少妇欣慰的看着逐渐进入女王角色的女儿,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然后她也开始扭动自己的脚踝,奴隶嘴里发出轻微的呻吟声,扭动自己的身体配合着少妇的高跟靴,就在奴隶即将到达顶点,精华即将喷出来的一瞬间,少妇收回了踩在奴隶下体上的高跟靴,一脸戏谑的看着还在扭动身体的躺在自己脚下的卑贱奴隶。
  另外一边,在女孩帆布鞋轮番的攻击下,女孩脚下的那个奴隶已然是把精华喷了出来,他的内裤上已经湿了一大片。

  女孩惊讶的看着自己脚下的那个奴隶,双手抱着自己的妈妈的手臂,摇晃了几下后疑惑的问道:「妈妈,妈妈,他裤子怎么湿了,是不是尿裤子了」。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