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小城情事】(16)【作者:serachain(蔡珮诗)】
【小城情事】(16)【作者:serachain(蔡珮诗)】
字数:1203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六章:水乳交融

  饭后已经是晚上七点多,陈雷和齐安娜两人一起出去散步,漫步在别墅区的路上。这个区域是成片的别墅,人口密度并不大,虽然正是华灯初上万家灯火灯火的时候,但路上依然没几个行人,微风吹来,皓月当空,景色十分宜人。
  他两人虽然在一个公司,但是白天上班需要掩人耳目,经常装作只有一般工作关系的样子,晚上虽然住在一起,却因为有其他二女的存在,很少这样有单独相处的惬意时间。

  齐安娜一向是女强人形象,即便在与习燕霞的假凤虚凰欢爱中,也是扮演的主动角色,此刻却如同初恋的小女孩儿一般拉扯着陈雷的胳膊,将头轻轻的靠在陈雷的肩膀上,依偎着情郎慢慢地走着。

  路两侧都是各式各样的别墅,有些人家种著许多各式各样的鲜花,花香阵阵飘来,让二人都觉得心旷神怡。二人走到一个小花园,这小花园属于别墅区的配套景观,一看就属于被精心打理的,齐安娜拉着他走了进去,穿过林荫小道,走到一个小湖边,又越过小桥,走到湖心岛中央,这里有一个凉亭,修得古色古香。二人就在亭子里坐下,一边欣赏着月景,一边倾听着对方的心跳。

  齐安娜将头靠在陈雷的胸口,轻柔地说道:「小坏蛋,我遇到过无数的男人,还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这样爱上一个男人,还和他共度终老。我以为我就会这样单着过完一辈子的。」

  陈雷抚摸着她如云的长发,享受着美妇人稍有的温存时刻,淡淡道:「我也没想过姐姐你这样的女强人能够倾心于我,愿意和我共度余生。就算是上个星期五,有人告诉我你会爱上我,我都绝对不敢相信的。」

  说着握住了美妇人那如春葱般的手指,和她手心相扣,感受着美妇人的掌心温度。月光下的美妇人肤白如雪,朦胧的月色让美妇人显得更加楚楚动人。二人就这么依偎着,沉浸在月色中,说着只有二人才知道的悄悄话儿。

  随着时间的推移,附近的居民大多数都吃过了饭,小花园的人逐渐多起来,齐安娜有些羞涩地抱着陈雷道:「好弟弟,我们回去吧,姐姐想要你了。」
  陈雷在她的姣面上亲了一口道:「宝贝儿姐姐,我们这就回去。」

  说着搂着她起身,缓缓地向家中走去。

  二人回到齐家,此时老两口已然睡下,保姆正在收拾屋子。齐安娜羞涩地拉着陈雷上楼,到了自己的房间。陈雷这是第一次到齐安娜的闺房,他看着齐安娜香闺中的各种陈设,又好奇地打量着齐安娜,仿佛看一个不认识的人一般,看得齐安娜浑身不自在,忍不住问他道:「你看什么啊?有什么不对劲的?」

  陈雷点点头,促狭道:「确实不对劲啊。我以为姐姐你这样的女强人,屋里摆设应该跟男人婆一样各种真皮金属风,墙上挂个羊头骨,摆满了皮鞭蜡烛什么的,至少也得是个后现代风吧。怎么会是这样?」

  说着指了指屋子里的装饰。

  原来齐安娜的闺房整个儿的装潢色调竟然都是粉色系,床、家具全都是粉嘟嘟的小女孩儿风,床上还放着一个一只趴着的悠嘻猴公仔,趴在床上一脸闭目享受的模样,头上还绣着一朵花儿。

  她的卧室被收拾得整整齐齐,梳妆台的化妆品也有条不紊地分类放着。齐安娜被陈雷说得羞红了脸,她支支吾吾道:「人家才没那么变态。女强人什么的,都是你们给人家打的标签而已。自己的家当然是怎么弄舒服怎么来。」

  陈雷笑着打量着屋子里的陈设,觉得唯一有点不协调的杂物就是地上放着一个大纸箱子,被胶带封着,看样子像是刚刚从网上买来的东西。陈雷指了指那个箱子道:「这是什么东西?」

  齐安娜一脸羞涩地赶忙把箱子推到床底下道:「没,没什么,刚买的东西。」
  她藏箱子的动作让陈雷好奇了起来,硬从床底下拽出来那个纸箱子,坐在床边道:「什么东西还不能让我知道啊?难道是情趣玩具?这么大个儿?都有我了还需要这种东西吗?」

  那箱子足足有六七十公分长,四五十公分宽高,看起来比床上那个悠嘻猴玩偶稍微大一点,重倒是不重。陈雷看着齐安娜道:「你要是真不愿意让我知道那我就不拆了。」

  齐安娜出乎意料的没拦着陈雷,反倒是坐在陈雷身边?着陈雷的胳膊道:「其实没什么,你要看就看吧。」

  说着将头靠在陈雷的肩膀上,用脸蹭着陈雷的胸口。

  陈雷取下腰后别着的钥匙,几下就戳开了胶带,撕开纸箱子,里面是一个黑色的塑料袋,摸起来软软的。陈雷拿出塑料袋打开,竟然是一个布艺的奶牛公仔,毛绒绒的,看起来还是只公牛。陈雷问道:「宝贝儿姐姐,你要这玩意儿干嘛啊?」
  齐安娜羞涩地说道:「你是属什么的?」

  陈雷顺口答道:「牛啊。啊?」

  他惊讶地叫了一声道:「你是拿这个当我抱着睡么?」

  齐安娜在他怀中道:「我属猴的,所以这个悠嘻猴就是我。你属牛的,这只牛就是你,咱们俩不在的时候,就让这两个小家伙替咱们睡在这里。」

  声音越来越小,竟然渐渐不可耳闻。

  陈雷嘿嘿一笑,今天的齐安娜可是给了他不少惊喜,往常一贯傲娇独立的大姐头儿今天展示给了陈雷一个完全不同的一面,如同羞涩的处子一般。陈雷抱着怀中的美妇人问道:「今天我的宝贝儿姐姐到底怎么了?是被习姐姐附身了吗?」
  齐安娜紧紧地抱着他,突然抬头看了看他,又将头缩进他的怀中道:「今天你见了父亲,得到他的认可,姐姐从此以后就名正言顺地属于你了,姐姐感觉一切都不一样了,好像就是过了门一般。你不喜欢吗?」

  陈雷一把将她推倒在床上,亲吻着她那雪白动人地姣面道:「怎么会不喜欢?我爱的是姐姐这个人,姐姐变成什么样子我都喜欢。」

  说着便情动地抱着她在她身上上下其手,揉弄着美妇人那凸凹有致而不失丰腴地娇躯。此刻陈雷只感觉美妇人无比地动人,他首次在美妇人的香闺罗床上疼爱美妇人,别有一番风味。

  齐安娜今天在家休息,穿的也是家居的衣服。她上身穿着一件长袖T恤加一件马甲,下身则穿着一条略微紧身的九分裤,性感又不失平易。她这点阻碍在陈雷眼中根本就不算事儿,只见陈雷先是脱下了她的马甲,往床边椅子上一扔,然后手往齐安娜的腰下一伸,轻松向上一拉便将美妇人那宽松的T恤掀起来,正好盖住美妇人那闭着眼睛的俏脸,露出了乳白色的一字文胸。

  要知道胸围要是没有一定尺寸,戴一字文胸肯定会不断地往下脱落的。齐安娜的Ecup巨乳显然没有此方面的担忧,所以她此时暴露在陈雷面前的就是一片大平原上突兀地出现了两座高耸入云的山峰,山峰之间还夹着一个深深的峡谷。
  陈雷趁着美妇人此时被遮住了脸什么都看不见的当儿,猛得在她那雪白的胸口亲吻了起来,还轻轻地撕咬着,留下了一片略微发红的皮肤。他还不满足,将手伸向美妇人的背后,轻松地一按便解开了文胸的扣儿,再一拉,将美妇人那一对儿翘乳彻底释放了出来。那美景让陈雷按耐不住激动,他如同饥渴的婴儿一般噙住了美妇人的乳头就吸吮了起来,用舌尖儿挑拨着。

  美妇人此时特别地情动,陈雷不过略微地吸吮便让她不由自主地发出一阵轻声的呻吟,连掀开盖在脸上的T恤下摆都顾不上了,双手不由自主地在陈雷强壮的身躯上抚摸着,伸到陈雷的腰上,解开陈雷的腰带和牛仔裤的扣子,隔着内裤抚摸着陈雷那火热的巨龙。

  陈雷此刻胯下的巨龙已经完全地勃起了,他迅速脱下了美妇人的T恤和裤子,又扒下了美妇人那已经被花露浸湿的蕾丝内裤,自己也快速脱光了衣服,又一次趴在美妇人身上亲吻抚弄着,和美妇人亲吻在一起。

  他将舌头伸入美妇人的口中,舌尖突破了美妇人的牙关,和美妇人的舌头先是纠缠了一会儿,然后又在她的香口中搅拌起来,不停地交换着口水。

  同时,他的手上也没停下,不停地在美妇人的腰身上抚摸,直到伸入美妇人小腹下那饱满如新蒸馒头一般的阴阜上轻柔地抚弄,将一根食指伸到美妇人已然冒着热气的花户口,探索者花唇的嫩肉,带起美妇人一股粘稠的花蜜。

  齐安娜此刻完全身心投入到爱郎的柔情蜜意中,她忘我地吸吮着爱郎的舌头,用舌尖和爱郎的舌尖纠结摩擦,一只手扶着爱郎那伸入花户口作怪的手「助纣为虐」,另一只手则在爱郎那结实的臀肌上抚摸着,感受着那肌肉隐含的火热温度与爆发力。

  二人相拥许久,陈雷才放过了早已面泛春潮径自喘息的美妇人,他温柔的在美妇人的耳边说道:「好姐姐,给我吹奏一曲好吗?」

  待美妇人羞涩地点了点头后,他便躺在床上,挺起了那早已一柱擎天的肉棒,拉着美妇人转过身来以69的姿势趴在他的身上。

  美妇人爱极了这小情郎,尤其最爱这根又粗又长又热又硬的大肉棒,此时正自情动,哪儿有拒绝的道理,她双手如同持剑一般的姿势捧住那根肉棒,先是鼓起腮帮子吹了一口长气,吹在陈雷的龟头上,吹得龟头上溢出来的那一滴淫液不断变换着各种形状,让陈雷如沐春风。

  然后,她伸出舌头将那一滴淫液舐了起来,拉出一根细细的银丝,再用舌尖将那一滴淫液均匀地涂抹在龟头光滑的皮肤上,最后,张开嘴含住那如鸭蛋一般的龟头吸吮起来,吃得啧啧有声,时不时还调皮地用舌头在龟头光滑的皮肤上打着转儿,让陈雷感觉下身一阵阵美妙的翘麻感。

  美妇人卖力地服侍也带动了陈雷的情绪,他此刻面前正展露着美妇人那粉嫩如同幼女一般的花穴。

  他扒开美妇人那双白嫩的大腿,和美妇人紧闭的花唇亲吻吸吮,舌头不断滑过花唇那稚嫩的肌肤,挑拨得美妇人下身不断轻微地颤抖,吐出一股又一股粘腻的花蜜。

  略带着腥膻又微微有些咸味的花蜜不断被他用舌头从花唇里刮出来,吃下去,仿佛取之不尽吸之不竭一般。

  他就这么玩儿了一会儿,然后用手拨开美妇人那紧闭的花唇,看着花唇内粉红色的媚肉,深藏在里面的那一颗如珍珠一般亮晶晶的花蒂,觉得这景象无比淫靡。

  他先是调皮地吹着气,将凉丝丝的气流吹拂过美妇人的媚肉,吹得美妇人花户抖颤着,轻摇美臀应和着他的玩弄。

  然后,他又用舌头挑拨起那一粒花蒂,上下挑弄着。

  美妇人吃了他这一挑,如同中了一箭一般,本来轻轻摇摆的下身突然一颤,然后顿在那里,花户四周的皮肤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一阵阵酥麻的感觉从花蒂传遍了全身,让她下身一紧,竟然小丢了一次,丢出的密液都被陈雷吸入了口中。她本来张开嘴含着情郎的龟头吸吮,这一下不由自主地紧闭双唇狠狠地吸了一口,吸得陈雷差点射出来。

  陈雷拍拍美妇人的屁股,美妇人迫不及待地转过身来趴伏在他的身上和他亲吻起来,将那一口混着他唾液的花蜜吸入了口中咽下,然后饥渴地亲吻着他,边亲吻边道:「呵~好弟弟,姐姐要你~呵~给姐姐吧~呵」

  陈雷主动抱着美妇人一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往常两人在一起做爱都是齐安娜这女王性儿的美妇人主动「骑乘」或者穿着情趣内衣撅着那肥美的屁股勾引他后入,今天的齐安娜如同换了一个人儿一般地羞涩,让陈雷觉得十分新鲜。他知道美妇人此刻已经无比地饥渴,于是伸手扶着自己的肉棒抵住美妇人的蛤口,缓慢而坚定地插了进去。

  美妇人有两天没有见过这根大肉棒了,又被陈雷挑拨得饥渴无比,吃了陈雷这一插,舒服地吐出口气呻吟道:「啊~好胀~好舒服~」

  她只觉得那火热的巨龙如同戳进她心里一般,正戳到她的痒处,那热热的龟头煨得她整个花户无比地舒服,好像全身三万六千个毛孔都张开了一般。

  她那温柔的话语如同催促陈雷开始战斗的号角一般,让陈雷按耐不住情绪,他开始抱住美妇人,用双肘支撑着身体开始轻柔地抽插起来。往常美妇人和陈雷欢好要么是自己骑在陈雷身上疯狂地扭动起落,要么是在陈雷身下不断催促爱郎快些,狠些,今天美妇人一反常态只是柔声呻吟着,享受着陈雷对她的温柔,让陈雷觉得心中一阵温暖。

  「啊~好弟弟~顶到了~」

  「啊~哦~好舒服~」

  美妇人那销魂的叫声带给了陈雷一种完全不同的感觉。他将身体贴在美妇人身上,感受着那柔软的乳房以及光滑的肌肤不断摩擦着自己的身体,舒服得无以言表。

  齐安娜此刻也觉得无比畅快,心爱的男人用巨龙不断戳刺着自己的花户,每一下巨大的龟头都从花芯最深处抽拔出来,龟楞都刮过她那柔嫩的花肉,刮得她三魂七魄都被抽了出来一般,连带着将蛤口的嫩肉和一股股花汁都带出来。
  她不由得紧紧地搂住身上的男人,用自己雪白娇嫩的美肉贴紧了男人那健壮的肌肉,恨不得就此和心爱的男人像泥人一般捏在一起,永远也不再分开。
  她不断柔声叫着:「好弟弟,美死姐姐了~啊~好深~戳到底了~刮出来了~花心被你戳烂了~啊~啊~」

  甜蜜的交合让二人都无比享受,陈雷趴在美妇人的娇躯上不断需索着,索取着香吻、索取着美妇人的火热激情。渐渐地,他觉得这样轻柔的抽插已经不能满足他对美妇人那深沉的爱恋,他爬起身子,打算将美妇人那双肥白的大腿扛在肩上,然后再给美妇人一轮快攻。正当他准备如此行事时,却发现美妇人此刻紧紧地搂着他不放。他不得不凑到美妇人耳边说道:「好姐姐,你放开我。我想换个姿势」

  美妇人此刻和他交颈抱着,深情地说道:「不要,好弟弟,姐姐就要这么抱着你,你爱姐姐啊~你爱姐姐啊~」

  说着抱得更紧了。她的话语让陈雷心中一酥,感动得差点连泪都流出来,赶忙也紧紧地搂住她道:「好,好,姐姐,我就这样疼爱你。」

  说着便将巨龙深深地投入到美妇人的花户中,用龟头抵住她花蕊那一团软烂的嫩肉,快速厮磨起来,时不时还左右摇晃着腰,用巨龙两侧的龙筋去磨蹭美妇人花户两侧的嫩肉。

  他这一搞可美坏了美妇人,让美妇人只觉得自己花户中最敏感之处被爱郎给抓住了,每一下磨转都让她觉得那麻酥酥的快感从花户传遍了全身,让她整个儿人的身体越来越轻,像一根羽毛一般被男人那和风细雨般的温情推得越飞越高,入到了云端一般。

  女人都是感情动物,她们不止需要性,还需要爱,那种让她们迷醉的爱。有了这种爱,就能让她们沉迷,让她们付出一切。美妇人此刻忘情地夹紧了自己的花户,用那饱满的阴阜抵凑爱郎的小腹根,用花心嫩肉去就爱郎的龟头,也摇着肥嫩的香臀来迎合爱郎的磨转,用心为爱郎带来更多的快感。

  那无比快活的感觉越积越多,越垒越高,酥爽得她的叫声越来越大:「啊~啊啊啊~好弟弟~啊啊~啊~就是哪儿~顶到了~~啊~」

  「啊~啊啊~花心被你揉碎了~啊啊啊~好狠心的弟弟~啊啊~揉死姐姐了~啊~」

  「啊啊~啊啊~啊~好弟弟~啊~美死姐姐了~啊~用力~啊啊~不要停~啊~」

  那叫声随着她的快感叫得越来越高亢,终于,她的花心一麻,一股热乎乎的阴精就这么从花眼喷了出来,劈头盖脸浇在陈雷的龟头上,与此同时花芯那一团嫩肉也猛得被调动起来,包住陈雷的龟头一紧一紧地吸吮,如同一张小嘴一般,吸得陈雷的龟头一阵翘麻,精关都有了不稳的迹象。

  陈雷心下大惊,往常他这样肏干个把小时都是毫无问题的,往往都是他肏弄得几女死去活来,今天在美妇人这别样的服侍下竟然小二十分钟就有了射精的迹象,他忙打算抽出巨龙,想缓一缓再疼爱身下娇美的佳人。

  美妇人刚刚来了一次高潮,那花蕊的嫩肉都无比地敏感,她感受到情郎的龟头一胀一胀的不断跳动,知道情郎即将高潮了,于是赶忙夹紧了那肥白的丰腴大腿,双臂紧紧地搂住心爱的男人,深情地呻吟道:「给我~啊~亲弟弟~给我~」
  陈雷听了美妇人那销魂的呻吟声音,心下一横,将巨龙深深地投入到美妇人的花户中又一次狠命地厮磨起来,那酥爽的快感让二人都不由得发出一声闷哼。放下忍耐心态的陈雷越磨越快,越磨越急,恨不得将美妇人整个儿揉进自己的身体里一般,将美妇人花芯那一团肥嫩软烂的美肉挤成片儿,压成面儿,揉进花眼里,顶入子宫中,爽得美妇人又是一轮高声吟唱:「啊~啊~啊啊~好弟弟~磨死姐姐了~啊~亲弟弟~就是那儿~啊啊~」

  美妇人高潮后敏感的花蕊被情郎的磨转得无比快美,酥爽的快感刺激得她死去活来,两条腿都不由得抖颤着。她感觉自己又要来一轮儿新的高潮了,于是她顾不上扭着屁股迎合爱郎,只是拼命地夹紧了自己的花穴,硬顶着酥麻的快感用花蕊那一团嫩肉死死地咬住爱郎的龟头吸吮,恨不得将龟头吸进自己的花宫一般。「啊~好弟弟~射给姐姐~啊啊啊~姐姐好爱你啊~」

  她的努力没有白费,陈雷在她这一手绝活儿的刺激下只觉得自己的龟头越来越麻,越来越痒,会阴处那酥痒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在美妇人的吸吮下他将龟头死命地一顶,哆嗦着「噗噗噗」射出了几股滚烫的精液。

  美妇人的花穴吃了他这一射,被热精烫得魂飞魄散,翻着白眼儿也来了一次高潮。即便是她在高潮间,花芯的嫩肉仍然不由自主地抽搐着,恨不得将爱郎的精液都吸干一般,吸得陈雷连着又射出几股阳精。

  这淋漓尽致的性爱给二人都带来了极致的享受,高潮后许久,陈雷那并未因射精而疲软太甚的巨龙仍然插在美妇人的花户中,感受着美妇人花肉的按摩,手在美妇人身上不安分地抚弄着。他在美妇人脸上亲吻着,怜爱地说道:「好姐姐,你把我的魂儿都吸进去了。不知怎么回事儿,这次来得这么快。」

  齐安娜享受着爱郎的抚摸,深情地说道:「亲弟弟,你射得好多,弄得姐姐也好快活。姐姐恨不得化在你身上,死在你身上。」

  说着便亲吻起爱郎的脖子来。

  陈雷在美妇人额头亲了一口道:「咱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我的弟弟能戳得你快活,你的小妹妹能吸得我快活。她还会咬人呢。她还在咬我。」

  说着挺了挺腰。

  齐安娜夹了夹自己的花穴,那肥美的蛤口挤出一片混合着阳精和阴精的粘稠液体,她笑着说:「亲弟弟,你要是喜欢姐姐天天就这么咬你。一会儿再把你咬出来一次。」

  陈雷嘿嘿笑了一声,起身抽出巨龙,带出一大股粘液。他从床头柜上拿过湿巾,先是帮齐安娜擦拭了一下她那娇美的下身,又爬到床上,将自己的巨龙伸到美妇人口边道:「好姐姐,帮帮我。」

  齐安娜抱着爱郎的屁股,用舌头将巨龙上的精液舔刮到口中咽下,然后再用舌头给巨龙洗了一个全身浴,舔得干干净净。巨龙在她的温柔抚慰下很快被口水滋润得如同白玉一般晶莹,渐渐又抬起头来。她将巨龙贴在自己的姣面上,呵了一口热气到陈雷的阴囊上道:「好弟弟,你看它想不想是一根玉箫,真漂亮,光看着它就想一口把它吃下去。」

  陈雷抚摸着美妇人那丰满娇嫩的乳房,忽然想起二人第一次欢好时,齐安娜给自己乳交的景象,他捏了一下美妇人的乳房道:「好姐姐,用你的这里给我夹一会儿吧。」

  美妇人听了,妩媚却又略带羞涩地一笑道:「坏弟弟,就知道作贱姐姐。上来吧。」

  陈雷听了大喜,他连忙骑跨到齐安娜胸前,将巨龙抵凑到美妇人那挺拔的双峰之间。

  其实乳交是最考验男女双方的天赋本钱的,它要求女方的乳房要足够软,足够大,才能像花穴一样完全包夹住男人的肉棒,摩擦挤压,带给男人至高无上的享受。

  同时,它对男人的肉棒也有一定的需求。

  如果男人的肉棒不够长,那么就只能连龟头一起被女人的乳房完全淹没住,使得乳交的乐趣降低一半儿,对男人的视觉冲击力也减少许多。

  要想享受完全的乳胶,需要男人的肉棒也要足够长,至少在15厘米以上,这样才能在被女人乳房包夹时伸出去,将龟头迎凑到女人的嘴边供女人的嘴吸吮舔舐,带给男人最完美的视觉触觉体验。

  陈雷的巨龙完全勃起后足足有二十厘米长,被美妇人的乳房夹着还能露出一大截直戳到美妇人的下巴,他看着美妇人一边儿用那一对儿巨乳夹揉自己的巨龙,一边儿低头含住自己的龟头,小舌头还调皮地在龟头上打转儿,无论身心都感到无比的满足。

  齐安娜那千锤百炼的口技是他所遇到的众女中最好的,每一次为他服务都带给他舒适的享受。此时的她那一对儿肥嫩的乳房夹着陈雷的巨龙上下摩擦,舌头在系带下挑拨了一会儿后又抵在马眼上一阵钻探,钻得陈雷又麻又痒。那灵活的舌头扫过龟头各敏感点,爽得陈雷差点抖起来。他知道,再让齐安娜这么搞下去自己搞不好又要被齐安娜的无与伦比的口技给吸出来了,他捏了捏齐安娜的乳房道:「好姐姐,你再这么吸下去,我要被你吸出来了。」

  齐安娜娇嗔地吐出龟头道:「小坏蛋,姐姐吸死你,把你吸干了,省的你这坏东西又戳得姐姐死去活来的。」

  竟是恢复了一些那傲娇女王的风采。陈雷听了十分高兴,他躺在到一边儿对齐安娜道:「好姐姐,我有点累了,你上来动吧。」

  齐安娜依从地先是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然后便骑在他的胯上,将巨龙缓缓地吞入自己那刚刚被肏干得略微张开的花户中,直至没根,然后舒了一口气道:「小坏蛋,长了这么长一根家伙,一戳就到根了。」

  陈雷坏坏地顶了一下她,顶得她一声娇呼:「啊~」

  。抚摸着美妇人那丰腴的香臀,陈雷笑道:「长了不好吗?我看姐姐每次都好喜欢。」

  齐安娜轻轻的扇了他的肚子一下道:「别乱顶,会出人命的。刚进去的时候会有点儿疼。」

  陈雷问道:「这会儿呢?」

  齐安娜轻轻地摇着屁股,转着圈儿道:「这会儿就舒服了。每一下都戳得人心慌慌的,生怕戳进子宫里。」

  陈雷享受着美妇人的套弄,那紧窄的花穴不断挤压着龟头,热乎乎的媚肉像是要把龟头挤扁一般,挤得他十分舒服,他问道:「那地方连孩子都能生出来,龟头挤进去又怎么样?」

  齐安娜享受着巨龙,夹着腿前后套弄着道:「啊~真舒服~好粗啊~啊~不一样的~啊」

  她一边呻吟着一边说道:「啊~生孩子~啊啊~是很痛苦的~啊~啊~」
  陈雷将手搭在她的腰上帮她用着力道:「那姐姐愿意帮我生孩子吗?」
  齐安娜正在享受着男人的巨龙,听到这话花穴突然一紧,夹得陈雷差点射出来,她停下套弄,低着头盯着陈雷,眼中带着复杂的情绪,有询问,有伤心,有欣慰,有害怕,难以名状。她认真的问道:「你希望姐姐给你生孩子吗?」
  陈雷点点头道:「姐姐,我当然希望,我希望咱们像普通夫妻那样,结婚,生孩子,快快乐乐地过一辈子。」

  他无比认真而坚定地说:「我要姐姐的一切。」

  齐安娜突然眼中流出了哀伤的泪水,她扭过脸不去看陈雷,似乎想说什么,又不敢说出来。

  陈雷坐起身子抱住他道:「怎么了姐姐?你不愿意给我生孩子吗?那也没关系,别哭啊姐姐,我不在乎,不在乎的。我要的是姐姐这个人。你爱我就行了。别哭了姐姐,我错了还不行吗?」

  他努力地哄着齐安娜,同时心中十分奇怪,美妇人平常都是一副坚强的样子,为什么这次这么脆弱呢?

  齐安娜侧着脸在他怀中,抹了抹眼泪,抱住他后温柔的说道:「不怪你,是姐姐的问题。」

  她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咽了一口唾沫道:「你记得姐姐和你说过那次被人内射差点因奸成孕的事儿吗?」

  陈雷点点头道:「当然记得,别让我碰上那个王八蛋,我弄死他给姐姐出气。」
  齐安娜摇摇头道:「那次事后我很害怕,害怕被染上病,也怕怀孕,所以做了一个全面的体检,检查了很多项目。」

  她用复杂的眼神看着陈雷道:「医生说我因为子宫颈比普通女人要长,要深,天生的,普通人基本上不可能让我受孕。

  总之,姐姐是没办法替你生孩子的。

  你不要怪姐姐,你不会不要姐姐吧?姐姐一直瞒着你。」

  说着便抱着陈雷哭起来。

  她心中十分恐惧,毕竟中国很多人都是非常传统的,有些男人仅仅因为自己的妻子没有生男孩儿就要抛弃她们,更何况她这样一个几乎不可能生育的女人呢?这也是她一直以来打算孤身终老的原因之一。

  陈雷心里一沉,他终于知道了美妇人为何今天一直带有一种奇怪情愫的原因,他抱紧了美妇人道:「好姐姐,我今天一直觉得你不对劲儿,左思右想想不出原因来。

  原来是因为这个啊?」

  他捧着美妇人那梨花带雨的姣面道:「咱们和普通人不一样啊。

  就算你不能给我生孩子,还有依依,还有晓霞,她们可以啊,她们生下的孩子就是你的孩子,我们五个人一起生活,何必纠结于谁生的孩子呢?我爱你,爱得是你这个人,不只是你的美貌,你的财产,你和我做爱的样子,给我使小脾气,和我发火儿,你的一颦一笑,我都爱。

  将来到了七老八十,咱们都满脸的皱纹,一起互相搀扶着看夕阳红,我也爱。
  难道你老了,没现在这么漂亮了,我就不喜欢你了吗?你觉得我是这样的人吗?同样,生孩子也是一样。

  咱们一起生孩子,生得出来,我高兴,你不能我生孩子又不是你的问题,天生的,老天爷的问题,这不能影响我爱你啊。」

  他也务必认真地说道:「如果有一天,我老了,硬不起来了,没法儿疼爱你了,你还会爱我吗?」

  齐安娜努力地点点头道:「爱,你就是躺到床上不能动,我都爱。」

  「对啊,爱一个人就要爱她的全部,她的好,她的坏,爱她的一切。我爱你的一切,一切的一切。我也希望你爱我的一切,一切的一切。」

  陈雷坚定不移地说出这段话,看着齐安娜,满怀着期待。

  齐安娜点点头,带着泪水道:「我也爱你的一切,一切的一切。」

  「那么,只有死亡才能让我们分开。父亲下午的时候问我如果要我选择,一个死,一个和你分开,你猜我选的是什么?」

  齐安娜破涕为笑道:「你个傻瓜肯定选择去死。」

  「对啊,那么姐姐为什么刚才会担心我因为你不会生孩子而离开你呢?我连死都不怕,怎么可能怕你不生孩子呢?你这样怀疑我,让我很生气,你向我道歉,快!」

  陈雷装作一副生气的样子。

  「对不起,好弟弟,姐姐不该怀疑你的。」

  齐安娜再也禁不住眼中的泪水,彻底地投入陈雷的怀中哭了起来。

  陈雷轻轻拍着她的香背,温柔地说道:「作为姐姐怀疑我的惩罚,我要好好欺负我的姐姐。」

  说着便把齐安娜按倒在床上,狠狠地亲了起来,嘴唇像雨打一般落在她那光洁而略微泛着粉红的肌肤上。

  齐安娜被陈雷两只手压住了自己的前臂,只得被动地被陈雷亲吻着,她闭着眼睛,任眼泪从眼角流到枕头上,她呜咽着说道:「好弟弟,姐姐爱你啊~狠狠惩罚姐姐吧~姐姐给你,一切都给你~」

  陈雷听得兴起,他将美妇人那一双雪白美腿扛在肩膀上,用他最喜欢的传教士体位狠狠地将巨龙插进了美妇人的花户中。他知道,只有最强烈的性爱刺激,才能让美妇人摆脱不能生育的苦恼和自责,快乐地和他生活下去。

  齐安娜被陈雷那猛烈的攻势抽插得魂飞魄散,欲仙欲死,仿佛已经忘记了世界上的一切,只有那火热粗硬的巨龙,才是她追寻的真谛。她忘我地迎合着陈雷的抽插,与陈雷天衣无缝地配合着,整个灵魂仿佛飞上了云端。她彻底地豁出去一切,沉迷在这无边的情欲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