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我是阿飞】(10-11)【作者:一支大屌】
【我是阿飞】(10-11)【作者:一支大屌】
字数:505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十)

  其实我之所以能够叫她这样乖乖的趴在地上让我插,也是我刚才教训她教训的好。我一开始要脱她衣服跟她「袒裎」相见的时候她也是机车的要死。为了叫她乖乖听话我还真费了些心力呢。

  就在她帮我做完心理辅导之后,我立刻起身脱掉自己的上衣,跟她说:「姐姐我要跟你袒裎相见。」

  她傻了:「坦诚相见干嘛要脱衣服?」

  「让你」品菇「啊!你说了这么久都没真正看一眼就认为我是小香菇,太伤人了!」我一边说话,一边解开我的拉炼,在她面前掏出我的鸡巴给她看。
  「你看,虽然还软软的没有勃起,可是就已经有十公分了,而且头也比香菇大!」我用手从我的鸡巴底下把软软的鸡巴托起来上下摇晃:「姐姐你看,大不大?还会更大喔!姐姐你品过就知道了!」

  「弟弟你干什么!快把你那个东西收进去。」她板起脸来,显然是生气了。
  「姐姐真的是什么都不懂,怎么叫我的老二是『那个东西』?这叫做『鸡巴』!」
我把我的鸡巴向她的脸前凑近:「看来我今天真的要好好的」开捣「你一下了…不是,可能要一千下以上…」我说:「你不是说要」亲「听它的」呻吟「?先含一口品菇一下吧!」

  「别乱说!不是那个意思!而且我是说『评估』。」

  「不是吗?是我误会了?」我重新坐下来偎到她的身上,一手搂住她,一手捂上了她的乳房,想要搓揉:「都是你的错,害我误会了。你应该说清楚的。」
  她向后一闪身,躲过我抓向她胸部的手。

  「误会既然这么大…」虽然抓了个空,我把手顺着她胸部的位置往下来拉住她的手,涎着脸皮继续说:「姐姐,我们真的该重新」袒裎「相见,」深入「彼此,增加」撩「解了。」

  我把她滑嫩的小手放到我软软的鸡巴上:「也许,我们可以先从我的小弟弟开始」撩「解起……」我软软热热的鸡巴碰到她冰凉滑腻的小手,开始澎大起来。
  她吓一跳,立刻挥开了我的手,从椅子上跳起来,双手掩着胸部站得远远的:「你这是要干什么!别乱来呀!」

  「房间里就我们两个人还能干什么?要干也只能干你而已啊!」我说。
  「不可以!」她大声的说。从她的金丝眼镜后面,我看到了她大眼睛里的震惊。

  「不可以?姐姐你这样很不专业吔!你是来『抚捣』我的『射工』对吧?」我站起身向她靠近:「没有让我射就不算完成任务喔!」

  「不是的!社工才不是做那种事的!」她有点害怕的缩向角落。

  「不是这样吗?不是要毫无保留的『袒裎』相见,『亲』听对方的『呻吟』?」我继续向她逼近,半澎大的鸡巴垂在我的拉链外头对着她晃啊晃的:「刚刚姐姐帮我做了一堆心理辅导,现在该我帮姐姐做个『身体抚捣』,好好回『抱』一下姐姐的身体,跟姐姐的『沟』『通』一下。」

  「别这样!弟弟你这样已经构成性骚扰了!」社工姐姐有些慌张了。

  「谁要跟你性骚扰啊!我只是要跟你发生性关系而已!」说着我就扑上去,一只手搂住社工姐姐的脖子,另一只手顺着她的胸部就摸上她的衣领,

  「啊!不要!不要!」她奋力抵抗着,一手掩在胸前,一手摆动着阻止我伸向她胸前和想扳近她的双手。

  「别这样嘛,姐姐!你长得这么『凶』,介绍一下你的『长辈』给我认识嘛!」我扳着她的脸把嘴凑上去想要亲吻她,一边把手在她的胸前抚触着,想解开她胸前的扣子:「你都见过我的龟头了,让我认识认识你的奶头有什么关系?」
  「不可以!弟弟你别这样…」她惊慌失措,拼命挣扎。

  我一边应付她的抵抗,一边对她说,「来嘛!来嘛!我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射功嘛!」同时扶起了我开始变硬的鸡巴对她晃啊晃:「我的小弟弟也很想伸入姐姐的小妹妹了解一下喔。」

  「弟弟不要这样子,你再这样我要叫啰!……」

  她话没说完,就被我揪着衣领,劈头两巴掌打到她娇嫩的脸颊上。

  「啊!」她张嘴尖叫。雪白的脸庞左右立刻各浮起了五个鲜红的指痕,金丝眼镜也叫我给打飞了出去。

  「他妈的你叫啊,我现在就给你叫。」说着我拽着她的衣襟就把她往床上摔:「我就爱听女生叫,等等我会让姐姐你在我身体底下叫得更大声的。」

  「啊呜!」她尖叫着飞出去,「碰」的一声就跌在我的床上。掀起的裙摆下露出穿着肉色丝袜的修长美腿、丰满的臀部和丝袜底下包覆的鹅黄色的丝质内裤。
  「呵呵呵呵…!姐姐你叫啊,有人会理你我他妈的跟你姓!呵呵!」我对着正跌在我床上的社工姐姐说:「还是乖乖的让我」伸「入你的小妹妹给你」抚捣「一下吧!」

  她从床上爬起身就想向外走,但是小小的房间里那有地方可以让她绕过我,我在她趋过我身边的时候,从旁边一把揪住她背后的衣服把她拽了回来。

  「啊」她尖叫一声,倒向我的怀里,她衣襟上的钮扣立刻崩开了两三颗,露出了底下的鹅黄色的胸罩和罩杯间雪白的胸脯。我看到她洁白的女体,她看到了我淫亵的眼神,我们两人都顿了一下,然后她立刻挣着身子想离开我的怀抱,我们两人就在房间里拉扯了起来。

  「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啊啊啊啊…弟弟你别这样!」社工姐姐在拉扯中大声尖叫着。

  虽然说是拉扯,其实也只是我单方面的用力把她甩来甩去罢了,她只是在我的手底下挣扎着保持平衡而已。尽管我的年纪比她小,但是身量比她好,她根本就无法反抗我男性的力量,很快就被我向房里甩了过去。她「碰」的一下撞到墙边的架子,然后跌了下去,架子上的AV啊、摆设啊等等杂七杂八的东西「乒乒乓乓」的掉了一地,有些掉下来的东西还砸到她的身上。

  社工姐姐这一下摔得不轻,在地上「哼哼」着半天没爬起来。我跳向前去跨到她的身上,揪住她的衣襟把她拉起来,对着她美丽的脸颊就是一巴掌,把她打得歪转过脸去,接着我扬起手对着她又是一阵暴打。

  「姐姐你叫啊,你可以再叫大声一点嘛!」

  「啊嗄嗄!」她低着头,缩着身体尖叫,举起手来遮架。我打了几巴掌都被她的手臂挡住没打着。这下子我火上来了,骂了一声「干!」一翻捉着她衣襟的手就抓住她俏丽的短发,接着用力把她扯近身前,抡着拳头就向她的身上招呼。她被我打得「嗷嗷」大哭,歪坐在地上抬着手想遮挡我的拳头,却那里遮拦的住,头上登时挨了我好几下。

  「你鸡掰嘛!你再鸡掰嘛!嗄!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我抡着拳头痛打她,拳头着在她绵软的身体上「蹦蹦」响。

  「啊嗄嗄!你不要这样,你不要这样!」社工姐姐缩在地上慌乱的挥着手,向我哭求:「不要再打了!不要再打了啊!啊嗄嗄……」我不理她,站起来又往她身上踹了几脚,她痛得蜷在地上只能哼哼,连动都不会动了。

               (十一)

  「什么啊!射工不就是要让人射的!」我边说着边蹲下去把她翻过来,扯住她身上的衣服,对她说:「欸!射工姐姐,就乖乖听话的接受我的身体抚捣吧?我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射功!保证射的你爽歪歪!」

  「不要啊!社工不是做这个的!」她蜷缩成一团倒在地板上,双手环抱着自己的身体,痛苦的呻吟着说:「求求你放过我,我不会跟别人说的……」

  我揪着她的衣襟,居高临下俯视着她的脸庞。这个姐姐长得实在漂亮,像韩国明星。白嫩肌肤,肉脬脬的脸颊,圆润的双唇,长长的睫毛,身形修长却又有着两颗大奶。看着她缩着身子,半躺半坐的屈着穿着肉色丝袜的腿,紧紧拽着自己的衣襟的跟我僵持在那里,我的底迪就硬梆梆的撑起半天高了;再看到她用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泪水汪汪的盯着我,清亮的眼眸中闪烁着恐惧的泪光,还加上嘴里呻吟着说着「对不起,求求你放过我」之类哀求的话,更是让人越看越有淫虐她的冲动。

  想到等一下要让她在我的身体底下挣扎扭动,叫喘呻吟,我的老二就更加的硬挺;如果还能把她随意地摆弄成我要的样子做便器,那就更棒了!先好好的调教她一下再说。他马的,这样的美女姐姐射一炮怎够?至少要射十炮!内射、颜射、口射我都要了,还要给她加个奶炮!

  我看着她漂亮的脸庞,甩手又是两个耳光,打得她尖叫着转过了脸去。我接着伸手又拽着住她的头发用力的抖晃她的头:「什么叫射工不是做这个的?嗯!射工不是给人射的叫甚么射工?嗄?你他妈骗我读书少啊!」说完又在她脸上甩了个耳光。

  「啊!啊嗄嗄!」她高声惨叫起来,就像个布娃娃一样在我手底下被甩来甩去:「对不起!对不起!不是!不是!」社工姐姐惊慌的哭喊:「请你原谅我,不要再打了!」呼痛的哀号声里间杂着喑哑的哭泣。我没理她,又是两拳捣在她柔软的小肚子上,打得她蜷缩起身子乾呕。

  「不打可以呀,你说要不要做个听话的乖孩子啊?嗄?」我拎着她问。看她只是「呜呜」的哭着,我翻手又是两个耳光,打得她又尖叫起来。

  「不要啊!对不起啦!原谅我吧!呜呜呜…」

  房间里的吵闹声惊动了楼下的我老妈,她上楼来推开我房间的门问:「怎么啦?怎么啦?发生什么事情了?」

  哭得泪眼婆娑的社工姐姐一看到我家的死老太婆,彷彿在黑暗中见到了光明,立刻急切地向我妈求救:「伯母,救救我!救救我!你儿子他想要非礼我!」
  我老妈还没开口,我霹雳啪啦就骂了过去:「干汝老母欸鸡掰咧!看啥洨?关你屁事啊!要就过来帮忙,不然他妈的滚远一点。」

  「欸欸,别生气,别生气,乖!乖儿子。有需要妈来帮你。」社工姐姐不可置信的看着我老母竟然跟我陪着笑脸,推门进来。

  「不过你要动作快点,别叫你爸爸回来看到噢!」我老妈说。

  「你娘咧!有年轻妹妹,谁要用你的老鸡掰啊!来帮我把她抓好啦!」我抓着社工姐姐的衣襟对我老妈大吼。

  社工姐姐直愣愣的看着我老母走到她的身后屈膝跪了下来,握住她白皙的双手腕子。她惊讶的一直追问:「伯母,你干什么?伯母!你要干什么!」

  我家那个老不死的贼婆娘一边捉起了她的双手,一边嘴上敷衍着社工姐姐:「没事,没事,忍耐一下就好了啊!」

  当我老母帮我把她掩胸的双手向外拉开的时候,她足足愣了好几秒,看到我正在解开她的衣扣,才回过神来明白是怎么回事。立即又号叫着挣扎了起来。
  「不要啊!伯母,你放开我啊!伯母!…不要啊!救命!…谁来救救我!」倒在地上的社工姐姐扭动身体大声的哭喊,奋力的踢腾两腿挣扎着。

  她又扭又踢的让我很不方便解她的衣扣,加上我老妈力气又不够,抓不牢这个社工姐姐,所以我火大的冲着我老妈张嘴就骂:「妈的!没吃饭啊?你是不会把她抓牢点喔!」

  「欸欸,抓牢点,抓牢点。」我老妈一边唯唯诺诺的应着我,一边跟社工姐姐说:「欸欸,小姐,你别乱动,乖乖让我儿子弄好吗?他很快的,一下就好了,一下就好了喔!」同时从架子上掉落的东西里面抓了捆胶带,捉着她的两只手腕子飞快的绕了几匝。

  社工姐姐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妈的动作看的眼珠都快掉下来了。我也是,我老妈竟然跟我要搞的女人说我很快!让我超没面子的,气得我火冒三丈。於是我很不耐烦的对她大吼:「干!出去啦!别在这里碍事啦!」

  「欸欸,好,那妈出去啰,你要快一点,别叫你爸知道了噢!」

  「干!知道了,快滚啦!」我不耐烦的回应着。

  我老妈一起身离开,这个社工姐姐立刻抓住机会奋力挣扎,她双手倾全力一推,用力的把我推倒在地,爬起身就跑。

  她冲到门口,伸手抓住门把,一把将门拉开,没想到门刚开条缝,晃了一下,又「碰」的关起来。她正傻在那里,就听到门外我老母的声音:「小姐,你是来帮助我儿子的,他有需要,你就让他弄弄吧!没事的。」接着又听到她对我说:「儿子,你快点弄弄她,弄好了妈再给你开门啊!」

  「不要啊,伯母!不要啊!伯母你开门啊!伯母,求求你开门啊!」社工姐姐急得在门边一直拍门,求我妈开门,慌张的眼泪都掉下来了:「伯母,开门啊!」
  「还想跑?呵呵!我老木已经把门栓上啰!」我说着,伸手一拽,就抓住了社工姐姐的裙摆,正在门前拍着门哭喊求救的她顿了一下,接着向后摔了个仰八岔,裙子也被拉下了一段。她不死心的反过身,手脚并用的向前爬,露出了裹到腰身上的丝袜和底下穿着鹅黄色小裤裤的半个屁股。

  我拽着社工姐姐的裙摆站起身,接着就抓住她的头发,老鹰抓小鸡一样的挟制起哭号中她就向床边走去,然后把她甩到床上。她夹着修长的双腿弓着身体,将被捆紮的双手合在胸前,缩做一团躺在床上号泣。

  我在她的哭号声中走到床边把她翻过去,再坐下来搬着她的美腿将她拽过来我的大腿上趴着。她预想到即将发生的事,哭号的更大声了。我用一手压制住社工姐姐的背,一手就开始在社工姐姐撅起来的俏臀上来回抚摸。

  她的俏臀浑圆紧翘,抚摸起来手感光滑软嫩,弹性十足。我一边滑动放在社工姐姐背部的手,向上按住了社工姐姐的白嫩的颈项,防止她的挣扎,一边用手掌绕着圆在社工姐姐肉嫩的臀部上摩挲,接着,扬起了摩挲在她臀部的巴掌,一掌就捌在了社工姐姐浑圆紧俏的屁股上。

  「啊!」巴掌落在她软嫩的屁股上,社工姐姐身体一震,仰起脸痛叫。
  「啪!」我又一巴掌落在她的屁股上,她再次仰起脸来惨叫:「啊嗄嗄!」
  我接连着把一连串的巴掌往社工姐姐的屁股蛋子上搧,打得她呼天喊地的哀号:「啊!…啊!…好痛啊!不要再打了!…啊!…弟弟求求你,不要打了啊!…啊!…啊!…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