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的一家不可能这么乱吧】(05)【作者:hangyuanfly】
【我的一家不可能这么乱吧】(05)【作者:hangyuanfly】
字数:744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 婚礼前夜的姐弟乱伦

  第二天是老姑的婚礼,我们一家在晚上才赶到爷爷家。人太多,没有地方睡,我被分配到老姑的房间。

  不想,半夜老叔偷偷的过来,有事求老姑。不知道是什么事,老叔像个小哈巴狗一样求了半天,老姑也没有答应。

  在一旁偷听的我,一动不动的装睡着,十分的辛苦。压在身下的部分难受得要死。实在忍不住了,翻过身来。闭着眼睛,脸朝向他们。

  屋子里突然安静下来,他们都不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见我没有再动,呼吸也很均匀,老姑呼的长出口气。

  她对老叔说,「这是最后一次,明白吗?最后一次!」语气十分坚决,但又透着无奈。

  「嗯!最后一次!我知道姐嫁人以后,就是别人家的人了!我懂!」话语中满是兴奋和讨好。

  老叔求老姑的事和老姑嫁人有什么关系?听这意思,嫁人以后好像就不可以了。

  随后,传来老叔上炕压住炕沿木的声音。

  「别上来!」老姑阻止到,「大侄子还在这呢!要是醒了怎么办?要不是怕弄醒了他,我才不会理你!」

  老叔连连称「是」。问,「那么,我们还是去仓房?」

  「嗯!」,老姑回答,「把这床被子抱着。」说着,传来从柜子里拿东西的声音。

  两人轻轻地一前一后的离开了。

  他们干什么去了?去仓房干什么?为什么还要带着被子?老叔一直在求老姑的是什么事?还要背着人才能做,是什么呢?

  听着,好像他们之间做过不止一次。究竟是什么事?为什么今天就不行了?因为明天要嫁人,要休息好?

  记得,老姑说,怕被我看见就不好了。那就是不能被我看见?不能被我知道?为什么?怕我也玩?不能啊!老姑对我很好的呀!那是为什么啊?

  算了,瞎想什么,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我轻手轻脚的下地。还好,他们走的时候没有关门,正好我不用开门发出声音惊动别人。

  今天可能是阴历的月中吧,月光洒在地上,照的外面亮堂堂的,一地的碎萤。
  站在门边上,我不敢出去。外面这么亮,有可能被发现的。而且,我爷爷家有两个仓房,谁知道是哪一个?

  正在为难的时候,从右面的在过道里有门的那个仓房,传出嘎吱一声,似乎是木板被挪动的声音。

  我小心的移过去。心想,如果被发现,就说是出去上厕所。嗯!就这么说!
  小心的凑近仓房门,透过门缝,看到让我惊讶的一幕。

  月光透过仓房的窗户,斜射进去,屋内的情境清晰可见。一床棉被铺在地上,老姑上身赤裸的躺在上面。

  与妈妈和秦婶的乳房都不同,老姑的乳房很大。虽然是平躺着,但是依然耸立着,随着呼吸微微摆动作。乳晕较小,淡淡的嫩红。乳头微微内陷。

  老叔跪在旁边,双手拉着老姑的裤子往下扯。老姑臀部微微抬起,大裤头就到了膝盖的位置。露出里面大红色的小内裤,精巧的花纹清晰可见。

  老叔弯下腰,鼻子凑到小内裤上,鼻尖几乎要碰到内裤了。深深的吸了一口,仿佛那是人家绝美的味道。

  「好闻啊!比夜来香,还要好闻!」,老叔沉醉道,「可惜,以后再也闻不到了!」

  「哎!其实啊,姐姐舍不得你!」老姑伸手摸着老叔的脸,「但是,我们这样是不对的。我不能害了你!也害了自己!」

  「姐!——」老叔说,「我也知道。但是,就是忍不住!」

  「我嫁人了!你也就断了念想!」老姑说着,将老叔的头按在她的大腿根,「我们最后一次,就随你吧!」

  老叔的头在内裤上闻了好久,才起身脱下大裤头。然后,小心翼翼的脱下那件红色的小裤头,如同珍宝般,生怕被弄坏了。

  老姑的阴阜上只有一撮小巧可爱的阴毛平顺朝下的躺在那。阴阜与秦婶不同,很是突出,如同一个小馒头。

  老叔将老姑的双腿分开,弯曲着立在两边。因为阴阜的突起,整个阴部像一座直立悬崖。其实,也像一条瀑布,那里已经水盈盈的泛着光。

  整个阴部粉红欲滴,小阴唇微微张开,含羞带臊,似乎想要保护花心的私密,却奈何双腿大开向外的拉扯,最后,还是无奈的盛开。那花心在微微的蠕动着,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老叔,几下就将自己脱了个精光。只是这身材实在和爸爸没有办法比。
  上身的肋骨清晰可见,肚子没有一点的肌肉,两边的胯骨突出,腿上也看不到一点肌肉的线条。

  尤其是那鸡巴,实在是有点短,只有爸爸一半的粗细,而且不似爸爸那般的黝黑。龟头和阴茎的连接处是凹陷进去的。尤其是龟头,居然是和阴茎一边粗,和爸爸的比起来只能用可怜来形容。就像个小鸡仔。

  老叔跪在老姑的两腿间,扶着鸡巴调整了一下,屁股向前一挺,两人同时发出「啊!」的一声。看起来是那么的轻车熟路。

  看到这里,我可以百分之一百的确定他们这是在做爱。他们可是亲姐弟啊!这不是大人说的乱伦嘛!怪不得,不能被人看见。也怪不得老姑刚才说这样是不对的!

  但是啊,为什么亲人就不能做爱呢?听他们的话语,他们是互相喜欢的呀。老叔舍不得老姑嫁人,老姑也有对老叔的留恋。难道亲姐弟就不能在一起?就不能做爱?

  看着,老叔的屁股一抬一落,我在想如果是爸爸那强壮的身体,那壮观的鸡巴,才有看头。老姑这样大屁股大胸的可观身材,反衬的却是老叔这样的瘦猴,还真是,怎么说呢?真是糟蹋了老姑的玉体。

  我想如果,在老姑身上动作起伏的如果是我爸爸那样的身材,才是相配的。反正都是乱伦,如果在我爸爸和老叔之间选择的话,老姑一定是选择我爸爸吧。
  老叔一手撑地,另一只手伸到老姑胸前,抓住一只乳房揉搓。老叔的手,五指张开,用力抓的时候,手指竟有些要陷入到乳房里了。

  老姑的乳房真的很大,而相对的老叔的手有偏小。老叔抓揉乳房的时候不能一手掌握,看起来倒是有些像在抓揉面团,而且这面团弹性十足。

  而另一只没有被爱抚的乳房,随着老姑身体一下下的晃动,上下飞舞。尤其是那嫩红的乳头,在空中画出一个个椭圆,令人炫目。

  也许要照顾那个没有被宠幸到的乳房,老叔直起身子,另一只手搭上那只乳房。现在两只乳房都在老叔的掌握中,只是仅握住中心的大半乳房。

  这样的姿势,老叔的腰用不上力气。只能腿和臀部使劲。腿部一夹一夹的,速度也是很快的,只是啪啪声小了很多。

  这个姿势在我这看来,就像骑士在纵马驰骋。两只手握着奶子,就像在握着缰绳。胯下一拱一拱的,就像是在骑马疾驰。这是这骑士太过瘦弱,倒像是猴子在骑马。

  可能是老叔捏的太狠了,老姑的乳房上出现了一道道的红印子。

  老姑用手推开些老叔,又指了指自己的乳房,摆摆手。

  老叔忙移乳房上的手,伸头过去,用嘴吹着被自己抓红的地方。

  老姑脸上又是生气、又是无奈、又是怜惜的看着,无奈的拽了拽老叔的耳朵。
  我这才注意到,他们在做爱的这期间,没有说一句话。不禁没有说话,就连呻吟的声音都没有。

  又过了一会儿,老叔轻轻地说道,「姐我累了!也快到了!姐帮我弄出来吧。」,
说完起身,离开老姑的腿间。

  老姑也起身。两人光着脚离开棉被,站在土地上,面对面站着。老姑右手伸到自己胯间摸了摸,弄的满手亮晶晶的,握上老叔的阴茎,前后撸动着。

  随着撸动,老叔张大了嘴喘息着,隐隐能够听见空气通过咽喉的声音。
  他双手攀上双峰乱抓着,可能是怕我老姑生气,没有用力。手放在两侧,一捏一捏的,倒像是在给羊挤奶。

  老姑此时应该也是动情了吧,她在给老叔套弄的时候,自己的屁股也有规律的前后动着。

  可能是感觉老姑套弄的不过瘾,老叔抓住老姑套弄的手,更快的前后动着。另一只手也离开乳房,一把拦住老姑的腰,两人的胸紧紧的贴在一起。

  搂着老姑的手也没闲着,在老姑的肩甲到屁股之间游走着。偶尔还抬一抬脚,让自己的前胸揉搓着老姑背压成磨盘的乳房,感受乳房传来的酥软。

  而老姑就有些难办了,这样身贴着身,老叔的阴茎正顶在老姑的胯间,撸动起来有些困难。也亏了老姑高一些,要不更没法动了。

  这时,老叔抬起脚,吻上老姑。老姑很激动的回应着。两人吻得吧唧吧唧作响。

  我注意到,老姑的臀部,随着给老叔阴茎的撸动,不自然的颤抖起来。为老叔撸动的手也近乎疯狂的前后摆动着。

  老叔终止了亲吻,抬起头,用手捂着嘴。发出一声近乎哀嚎的呻吟声。下体痉挛似的颤抖着。

  之后,两人又吻在了一起,温柔的,缓慢的,还有那么一点不舍。

  两人分开后,才看见精液都射在老姑的阴阜上来。现在正顺着白皙的大腿流到地上。

  老姑捡起地上的一块布,将精液擦拭掉。边穿衣服边说,「我先回去。一会儿你在回去。记得,这是最后一次。」

  我一听,赶忙溜回屋里,躺下装睡。

  刚平稳好呼吸,老姑就进来了。她上床放好手中的棉被,就躺下睡了。不久,听见老叔回来的脚步声。

  我闭着眼睛,过来好久,就是睡不着,脑子里都是老姑白白的乳房。前后晃动如波浪的乳房,被用力抓出红印的乳房。

  我偷偷的睁开眼,看到老姑睡的很平稳,呼吸很匀称。

  我壮着胆子,抬手朝老姑的胸前伸去。在马上就要碰上的时候,我有些迟疑,手也抖起来。我慢慢地深吸两口气。小心的隔着衣服摸上了老姑的胸。

  手心正好碰到乳头,它顶着我的手心,弹性十足。从手指上传来的触感,是那么柔软,还有那从手上传来的体温。这感觉太棒了。

  我不禁用力一抓,隔着衣服,感受着手指陷入其中的美好,妙不可言。
  我没有忍住,手连续抓了几下。手心下老姑的乳头变硬了,顶的我的手心痒痒的。

  老姑皱了一下眉头,转身,由面朝我变成背对着我。我赶忙收回手,闭上眼装睡。心里扑通扑通的乱跳。期望着老姑不要醒来。

  等了好久,一直没有什么动静。我偷偷将眼睛睁开个小缝。老姑还是那样背对着我。虚惊一场。吓死我了。

  只是,老姑背对着我,乳房是不好摸了。

  我不甘心,又不敢坐起来去摸。想了半天,忽然想起,我可以从后面抱着她摸。如果被发现了,也没事,睡觉时无意碰到的嘛!

  小心的挪过去,没有敢直接摸乳房,上面的手先搂上老姑的腰。老姑的腰好细,而且也好软。过了一会儿,见老姑没有反应,刚要上移,突然想起,我怎么不伸进衣服里呢?但是,隔着衣服可能没问题,伸进衣服里,可就不一样了,弄醒了老姑怎么办?

  我迟疑了。这又不是妈妈,如果是妈妈我就直接伸进去,大不了手被拽出来呗!

  对了,我就装作摸的是妈妈,能怎么样?对不对?我睡着了,以为身边的就是妈妈。是不是?

  我想通了,手也摸了进去。

  在路过腰间时,手指触碰到肌肤,如绸缎般光滑细嫩。我想整个手掌都贴上去,好好摸一摸,又怕弄醒了老姑。

  我摸到在上面的乳房,因为是侧着躺着,上面的乳房贴着下面的。在我的小手摸来,这乳房就像可爱的小白兔,这触感绵软的让人心醉。

  我想要再捏一捏,怕像刚才那样惊扰到老姑。就这样,手搭在上面已是不错的享受。

  慢慢地我就这样摸这老姑的乳房,睡着了。

     ***    ***    ***    ***

  再醒来,是被来往的脚步声吵醒。老姑已穿上婚纱,坐在炕边静静地等着。那婚纱有些包裹不住老姑的乳房,感觉乳房随时都可能跳脱出来。

  见我醒了,老姑让我去找妈妈,说这屋一会儿要布置一下,要不是见我睡着早就布置了。

  我赶忙起身去找妈妈。

  可是,妈妈也帮着忙里往外的,没有时间理我。到是爸爸和叔叔这些男人们闲得很,聚在一起抽烟、吃瓜子,闲聊着什么,偶尔神秘的笑着打闹着。爷爷在炕里面坐着,抽着旱烟。

  此时,天光只是微微放亮,太阳还没有出来。天边一缕红红的朝霞。

  昨天我是迷迷糊糊被妈妈抱进来的。现在看大门,贴着大大的红囍字,挂着红布,很是喜庆。

  院子里,大酱缸旁边坐着老舅,他呆呆的望着昨晚的那个仓房发呆。最后,叹了口气,进屋去了。

  便意突然袭来,我朝厕所走去。却看见,二叔家的弟弟和妹妹。弟弟今年7岁,妹妹5 岁。妹妹蹲在厕所外面,看地上的水渍,应该是刚刚小便完。此时她撅起屁股,她哥哥从兜里掏出纸,在她的阴部擦拭。看着应该是擦掉阴部的尿液。
  妹妹都5 岁了,这些事都应该自己会做了,怎么还让哥哥帮忙啊?她不会是喜欢这样吧?

  这时,妹妹已经穿上裤子。我赶忙躲进一旁的胡同。等他们回去,才去的厕所。

  等我上完厕所回去,正好看见妈妈走进老姑的房间,听到锁门的声音。妈妈在老姑的耳边说了好久。老姑偶尔张嘴说两句,更多的是点头。最后,妈妈递给老姑一个小瓶。老姑接过后,打开盖子,滴出一滴在手心,手心一点殷红。妈妈忙拿东西擦掉。

  太阳刚刚露出头,迎亲的队伍就来了。鞭炮声响的什么也听不见。只见一个男的穿着一身红西装,捧着一束花,满脸喜气的走进来,后面跟着好多人。被妈妈引进老姑的房间。他就是我老姑的丈夫,我的老姑夫?

  我刚要跟上去看热闹,趁机要个红包,胳膊却被人包住。回头一看是大姑家的二姐。一年不见竟长高了不少,只是还是那么瘦。但是,从肩头传来的触感,我确定那是已经发育的乳房。小小的凸起着,但是很硬。

  我大叫着:「二姐!」,抱住了她,脑袋正好埋着她的胸口。好香!二姐的身上好香。

  我松开二姐问,「二姐,你身上好香啊!」

  二姐说,「今天,老姨结婚,特意打扮的。姐姐的香水。好闻吧?」

  我忙点头。

  「快!」,我突然想起要红包的事,拽着二姐就往老姑屋里跑。

  「喂!——你拽我去哪呀?」二姐大呼道。

  「我们去向新郎要红包」我拽着二姐说。

  等二姐回过神的时候,我们人已在老姑屋里。老姑坐在床上,老姑夫站在地上,我拽着姐姐站在老姑和老姑夫的中间。

  「姑父!红红包!」,我伸出小手。

  「姨夫!红——包!」,二姐学着我。

  老姑夫一愣,笑眯眯的摸着我们的头,「都叫姑父、姨夫了!真乖!」,说着掏出红包给我们一人一个。

  「姑父真好!」,我拉着二姐就遛了。拿钱走人。

  我拿着红包迫不及待的打开,2 元。二姐也打开,2 元。

  我很高兴,这给的不少了!二姐也很高兴,甚至有些兴奋。小脸红扑扑的。毕竟这对我们来说已经是一笔巨款了。

  但是,很快二姐又叹了口气。

  「怎么不高兴呢?亏我拉上你一起去。」,我问二姐。

  二姐无奈的耸耸肩,「晚些时候,我妈就会来收回去的。唉!我的压岁钱,从来就没有属于我过。」

  「这样啊!」,其实,大家都差不多吧。我过年的压岁钱也都是被妈妈没收的。

  我拍拍二姐的后背,「我来帮你!」。

  「你怎么帮我?那有什办法?」二姐摇了摇头。

  我自信满满的对二姐说,「你看着吧!」

  一会儿,新郎新娘出来了。通过我身边的时候,我向前装上新郎。趁机,在他裤兜摸出个红包,揣进自己的裤裆里。

  等站稳后,忙道歉。然后,躲到二姐后面。等人都随着新郎新娘出去后,拉着二姐到仓房了,关上门。

  我从裤裆里掏出红包在二姐面前晃了晃,「怎么样?」。

  「你这——?啊!刚才是故意撞上去偷的?」二姐惊讶道。

  「什么呀?你要不要?」听她说偷我有些不高兴了,「反正最后这些红包是都要送出去的。不要白不要。」。

  我把红包递到她身前,她伸手要接,却又缩回去了。

  「真是的有什么的!拿着!」说着,抓住她的手把红包塞到她手里。

  这时,大人们开始喊我们上车了。我这才注意到老姑已经和老姑夫坐上车了。我们赶忙上车,坐着迎亲的车队去老姑夫加。

  到了才知道,距离我爷爷家很近,走只需要10分钟。而车队饶了一个大圈才到婆家。

  看着一脸幸福的老姑被新郎搀扶着走进新房。我却想起昨天网上的事。今天晚上在老姑胯间的,应该就是我的这位姑父了吧。这是,我这姑父的身板不比老叔好到哪里去。老姑看上的这都什么人啊?

  人太多了,根本挤不进新房。算了,我还是去吃饭吧。

  农村办酒席都是,流水式的。一桌吃完,马上收拾,上菜,坐人,就开吃。我就是为了吃饱,也没管自己是什么娘家人。找个座就开吃。

  昨天晚上,实在没睡好。尤其在吃饱以后,感觉困得要死。和妈妈打了声招呼,走小路回爷爷找地方睡觉。

  等到了爷爷家门口,发现门栓是从里面插上的,没有锁。这是很奇怪的。要知道这里的农户都是很少关门的,就算是晚上也一样。里面在干什么啊?

  按照习俗,爷爷是不去的。其他人都会去送新娘的。爷爷锁的门?为什么?干什么?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